栏目导航
最近推荐
热点信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女性生活 >

武汉城建集团:高光下的天不逢时


发布日期:2022-05-22 23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而武汉城建2021年7.0%的利润率(姑且理解为归母净利润率)说不上低,但真的算不上高。

  可见,利润率下滑幅度已经远超于行业平均水平,也就是说盈利的能力在明显变弱。

  这一点和武汉楼市行情遇冷是有很大关系的,或者说是拿的地多了,将利润变成了土储货值。

  至于具体是什么情况,因为没有过多的公开数据,咱们也不是太清楚,也不过多的揣测。

  另一方面,作为武汉这个常住人口1200万,综合经济实力全国TOP10,连续多年新房成交量稳居全国前三甲的国家中心城市来看。头号国资背景的企业居然将能否跻身“中国企业500强”当作引以为傲的宣传点,未免有些过于寒酸了吧。

  2022年1月15日《湖北日报》还以头版位置刊载一篇《“化学融合”锻造头部企业》文章,讲述了这家国有企业的改革探索之路。

  文章内容就不过多复述了,主要讲的是:通过集团内部“市场化”的手段展开项目分配、干部任用和人才选拔等。用“去行政化”来提升企业运作的灵活性和高效性。

  武汉城建党委书记、董事长付明贵也表示:“国有企业改革涉及方方面面,关键是市场化机制”。

  在此只想补充的是,武汉城建花三年时间通过“去行政化”的改革探索,用实际行动证实了“市场化”的竞争机制是可以提高资本的运行效率。

  那么同样,在一个更大的圈子里,是否也应当适度扩大成功的实践经验积累,同时规避过往的历史教训,让城市建设少走弯路。

  说白点就是:至少在土拍这件事上,“零溢价”、“零流拍”、“地方兜底”和“谁家的孩子谁领走”这种“逆市场化”的操作,是不是也应该转变一下了。

  而不是在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大,地产行业管控不松手,房企急于收缩去杠杆……的整体环境还不算乐观的前提下,为了实现所谓的政治任务,而被动地去接盘,搞扩张,从而拖累甚至拖垮这突破性的国企改革成果。

  如果说顾及到财政收入跟不上,要么想办法做开源,要么狠心做节流,勒紧裤腰带过日子。

  也许,近两年游走于资本市场,看到了一些让人“堪忧”的东西吧。也许就是笔者的贱命吧,没能享受到这盛世的繁华。

  首先,武汉城建是一家武汉市属的重点国企,同时还有一个身份,武汉最大的城投公司。

  虽然,国企和城投,二者的实际控制人是一样的,都是地方ZF。但国企的核心是盈利,城投则是充当了一个融资平台。武汉城建则是一个身兼数职的两手抓的机构,既要想办法赚钱搞创收,也要为城市建设做公益。

  比如除了我们熟悉的地产开发业务之外,武汉城建还参与了道路、桥梁、公园和博物馆等诸多基础性配套项目。

  看起来都是挺不错的,2021年武汉城建的销售业绩不错,更是为土储的充裕做了准备。

  可在2021年里全国的房地产企业都在进入集体下行的趋势,武汉城建才刚刚吹响国企改革的号角。在这一退一进的拉锯下,有些作为也属正常。

  最后,根本性问题所在是,全国房企承压,地方城投托底,这次或许真的成了“接盘侠”。

  《中国基金报》文章明确指出城投债的信用风险:“永煤事件、地产暴雷等情况进一步强化了城投信仰;而与此同时,城投融资政策收紧、房地产衰退冲击土地财政等因素也给城投带来一些不确定性。”

  《证券时报》更是赤裸裸指出:“不少分析认为,信用分化或进一步加剧,房地产和城投企业的潜在信用风险是债市最受关注的两大领域。”

  2022年1月5日《证券时报》再次指出:“监管近期做出了限制低评级城投债的发行规模,今年必须控制城投债在交易所公司债的占比。”

  当然,武汉城建作为市属的重点国有企业,肯定不会出现什么信用风险的,至于像那些房企一样的“暴雷”则更是不可能。

  但在高预期的扩张下,资金吃紧,这是必然,毕竟财政部年终工作总结会上都提出了防范地方性债务的扩张,尤其是这种地产开发为主业的城投。

  同时,500亿营收的武汉城建,鉴于国企加城投的特殊属性,也就别指望有多强的盈利能力了。作为城市的建设者,资产负债率肯定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  故而,于财务角度来看,利润表和资产负债表就没必要去过度琢磨了,意义不大。

  从债务结构看:安信证券研究报告显示,截至2021年9月末,武汉城建的有息负债规模为1290.5亿,其中短期负债占比17%,约合326.45亿元。

  从负债规模和偿债压力看,武汉城建在本地的几家重点城投企业中都只能算是中规中矩。

  若是按照武汉城建当前4%的融资成本来看,每年将会有77亿元的利息需要支付。

  外加这236.57亿元的短期债务,可见从这1290.5亿元的有息负债中,短期应偿还的债务和利息就高达300亿。

  需要清除的是,这1290.5亿的有息负债只占2341.14负债总额的55%。

  如果将自己定位为城投公司,大可不必考虑这些。但若是想定位为地方国企,若是想走出武汉,走向全国……是不是也该慢慢学会摘掉这顶“城投”的帽子。

  从融资渠道看:安信证券研究报告显示,截至2019年底,武汉城建的非标融资规模占比在几家重点城投平台中最高达31.8%。而非标融资也将是城投债的重点管理对象。

  在房地产调控加码的2021年,国内所有房企遇到的问题归根结底就是“流动性风险”问题。

  据武汉城建的2021年三季度的现金流量表显示:截至2021年9月末,武汉城建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90.21亿,相比于上年同期的88.85亿同比增长1.53%。

  可拆开来看,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-116.39亿,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-68.45亿,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197.37亿。

  若是单从筹集的这197.37亿元来看:前三季度借款302.83亿元(是上年同期的近5倍),其他方式筹集了63.34亿元。在借新钱同时偿还债务支付了115.71亿元,分配股利或偿还利息支付了54.10亿元。

  如此看,仅2021年前三季度武汉城建累计获得366亿筹资款项,同时支付了169.81亿元债务和利息等,余下的就是这一年新筹集的197.37亿元。

  简单来说,2021年前三个季度武汉城建新借了200亿填补了180亿的资金窟窿。进而,维持了这90亿元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。

  可见,2021年武汉城建在经营上也是受到了行业的巨大冲击,之所以表现得还可以,主要是依靠城投的融资优势。

  如据公开信息显示:2021年7月,武汉城建发行的首笔5年期5亿美元的境外债券,而低至2.25%的票面利率更是碾压近乎所有的境外债,这样的融资能力直接创境外债的历史新低。

  就在刚刚得知消息,1月11日武汉城建发行的一笔50亿元公司债已获上交所受理。

  武汉城建花了三年时间,将一笔一笔的烂账整理好了,也填补了武汉没有大国企的历史。

  成绩是值得肯定的,但似乎有点天不逢时,今天的大步扩张,究竟是在“抄底”还是在“接盘”由历史来定吧。

  首先,信贷的流向本是不够合理,对于金融机构来看,没有更好的标的物,手上的资金又不能一直存放于账面,于是大量信贷涌入基建项目和一些过剩的传统行业。

  正好地方ZF所从事的项目主要是以基建为主,至于盈利问题,基建是指望不上了,往往是通过土地出让金来维持。

  其次,这种以未来土地收益做溢价的融资方式,是笃定了所在城市的土地是能卖得出去的,土地价格是可以持续攀升的。

  一旦地价没有如愿“炒起来”,地方ZF不但没办法兑现预期的收益,还将面临着巨额融资坏账,以及会丢掉接下来继续的融资的话语权。而对银行而言,手里的信贷资源给谁都是给,首要的问题是要稳。

  最后,更为关键的是,地方债和城投债都是由地方ZF来做背书,相比于一般的公司债而言风险更低,还是借给地方ZF更加可靠。

  尤其是房地产正受严打的今天,不能让房地产行业“高杠杆”的这颗毒瘤,传递给地方城投来接盘。

  武汉城建作为武汉市属的最大型国有企业,是无数刚需用“全部家当”做选票投出来的期待,更得守好自己的这份荣耀。

金融新闻  |   历史咨询  |   科技前沿  |   财经资讯  |   汽车资讯  |   体育新闻  |   女性生活  |   社会新闻  |   娱乐新闻  |   军事新闻  |  


Power by DedeCms